长官与副官

#阿登反击战·突围前夜·长官与副官#

1944年12月20日夜
他仍处于高烧状况。
现在的处境很糟糕,我们被美军围困了,没有支援。他前几天有生病的迹象,不是很严重,但今天在指挥官那里回来之后却陷入高烧。
我伸出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入手一片火烧似的滚烫。他缩在那张在稻草堆上铺了床单的床上,干裂的嘴唇微张,脸颊透着高烧的红晕,呼吸的声音很轻。
收回手后我走到桌旁给他倒了杯热水,搪瓷杯捧在手里像是他额头的温度。我在他身旁坐下,拍了拍他的脸。他睁开一双通红的眼睛,迷茫的盯了我一会儿才恢复神智,他皱着眉咳嗽了几声,哑着声音问我,“怎么?支援来了?”
我摇了摇头扶他坐起来靠在我身上,将...

长官与副官

#东线·哈尔科夫·长官与副官#

“长官,x普上尉已率领第2装甲掷弹兵团3营跨过哈尔科夫河。”
我向他汇报刚刚收到的消息,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几天的激烈巷战实在让我们吃够了苦头,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
这一战虽艰苦,但胜利仍然是属于我们的。
他点点头,靠在椅背上,很疲惫的样子,眼睛半阖着像要睡着。他朝我招招手,示意我坐到旁边。
“我想睡一会儿,等会儿挡一下,别让其他人进来。”
他抬起眼睛看着我,眼底有淡淡的笑意。
我点点头,站起来就要去翻包裹为他拿棉被,他却突然拉住我的手。
我回过头用眼神询问他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他多日僵硬着的五官慢慢柔和下来。
他脸上仍留着泥沙,下巴上有一层青色的胡茬...

长官与副官

存货打出来。
这只是开学前的挣扎。

#东线·长官与副官#

灯下他的唇色黯淡的像洒了一层灰。
铅笔划过纸面的声音清晰的透过他们的谈话声钻入耳朵,我听见他的声音嘶哑。
指挥官们围着那幅地图站成一圈,他左手夹着烟,烟灰洒了一些在地图上。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了,我走到一边泡了杯咖啡,一个军官凑过来。
“这是给长官的。”
我捧着杯子躲开他,面朝墙壁,等着长官和他们谈话结束。
面前的墙壁有潮湿的痕迹,水渍顺着上头阴暗的角落蔓延而下。墙面的白色石灰也脱落许多,露出里头灰色的石壁,整面墙斑驳的像他手臂下压着的那幅地图。
我想起第一天作为他的副官向他报告的时候。
早已听说他的优秀,到他面前才发现报纸上说的,照...

寒冬

快开学了,来狠狠的丧一把吧。
祭奠我还没完成的作业。

《寒冬》Sigi.

1.

我戴上眼镜,低下头,看到垃圾篓里的白色纸巾。

上面有血。

红的。

“我常常想,人在怎样的情况下会选择自杀。”

“我割断血管,迷恋那种红色液体流淌的动态美。因为那是最直观的,生命流逝的姿态。”

“但我并不像那些悲哀过度、走投无路从而选择与我走上一样道路的人。我似乎、也许只是热爱死亡。”

“我也像大部分人那样,对生活报以期待。我有自己的理想,有追求,有愿意为之奉献的一切。我也想为后来奋斗,我也想报答父母,”

《寒冬》Sigi.

2.

父亲经常教育我,做人要中规中矩,像编辑文档里的“居中对齐”。...

【变形金刚】ZB-7叛变记

成天yy……
话说BBB的挂件真是可爱的紧……
我相信年仅19岁的小六……应该蛮喜欢这玩意儿的……嗯。

2.起

1929年夏

他身侧站着一个脚踏皮鞋,领带西装笔挺的年轻人,现在这个年轻人正用一种类似于嫌弃的眼神盯着自己。年轻人大大的灰蓝色眼珠转了转,金棕色的头发在晨雾中泛着上等香槟的色泽,他觉着这个年轻人极不待见自己。几乎是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下一瞬间,年轻人就转头对身边那个看起来同样严肃的、把他从一个浑身酒味的男人手中买回来的中年男人说道,“父亲,这辆车的颜色令他看起来格外沧桑,我不禁怀疑这辆车子的性能。”

他几乎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胆敢嫌弃他的男孩了,但他最终也只是猛地将右侧车门向外弹开,毫...

小六正脸照……和妻子出行。
唉,情报人员的照片好少啊。

【变形金刚】ZB-7叛变记

嗯……原本没想写的如此复杂……可惜写着写着脑洞就这么冒出来了……
小六强势出镜……
喜欢小六的不要揍我……
嗯,其实小六是个极其好看的孩子……
努力不崩,小六和众多汽车人我都努力不崩……
啊这种拯救世界的梗啊,第一次写还有些兴奋。

【变形金刚】ZB-7叛变记

1.终

11.1.1944

德国柏林国会大厦

微凉的夜雾被灯光驱散,柏林在盟军夜以继日的轰炸下早已千疮百孔,但这阻挡不了这个脚踏铁靴的国家,即使它已无力支撑战争所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

今夜希特勒在国会大厦召开针对西线战场反攻作战的会议,所有参谋长,情报人员,指挥官都乘坐黑色的梅赛德斯从城市的各个地点赶往国会大厦。

所有的车子必须经过...

深夜神烦

想写变形金刚同人啊,想写王杰希同人啊,还有铃溪的坑没填,兽的坑没填,温里希的坑没填,霸道集中营看守长爱上没填,德国军官爱上苏联女狙击手没填,二赖的坑没填,民国坑没填,长官与副官坑没填……完蛋了!啊啊啊啊啊啊

仇恨,与爱情

1.
他们让我们站成三排,脱掉大衣,像木偶一样站在冰天雪地里。
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只穿着单薄的军装外套简直是要命,我后悔没在之前拿枪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只不过扣下扳机前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妈妈——我离开的前一天她流了整整一夜的泪,我如果死了,她又该怎么办呢?
但现在德国人就会放过我了吗?我抬起头,看见一个男人从屋子里走出来。
他戴着帽子,大衣的领子竖起来挡住了大半张脸,说不定就是他带人把我们整个团围剿了。他现在想怎样呢?让他的士兵掏出枪把我们杀掉吗?
这个男人招手换来了一边的一个士兵,对他吩咐了几句,士兵点点头后快步离开。接着,他双手背在身后,抬起头看着我们。
他的目光扫到这边,接着走到我面前。
他说着一口带...

仇恨,还有爱情

这是个天雷滚滚狗血满盆的文。
打赌输了写的梗。
梗的名字叫做德国军官爱上苏联女狙击手。

-

回去的路上有些起风,路边的垃圾被吹得兀自滚了老远。我裹紧大衣,想起房东太太早晨临走时告诉我下午回来时记得拿走信箱里的东西。
“从德国来的,是你母亲给你的吧。”
她那时站在我面前,一缕混着白发的金发从额际滑落,令她看起来瞬间苍老不少。
房东太太是个独居妇人,似乎没有什么家人。租房那天她看见我,神色间有些怔愣,她问我的名字,然后就让我住下来。
——不收钱。

1 / 3

© Sig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