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还有爱情

这是个天雷滚滚狗血满盆的文。
打赌输了写的梗。
梗的名字叫做德国军官爱上苏联女狙击手。

-

回去的路上有些起风,路边的垃圾被吹得兀自滚了老远。我裹紧大衣,想起房东太太早晨临走时告诉我下午回来时记得拿走信箱里的东西。
“从德国来的,是你母亲给你的吧。”
她那时站在我面前,一缕混着白发的金发从额际滑落,令她看起来瞬间苍老不少。
房东太太是个独居妇人,似乎没有什么家人。租房那天她看见我,神色间有些怔愣,她问我的名字,然后就让我住下来。
——不收钱。

评论
热度(2)

© 逐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