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

快开学了,来狠狠的丧一把吧。
祭奠我还没完成的作业。

《寒冬》Sigi.

1.

我戴上眼镜,低下头,看到垃圾篓里的白色纸巾。

上面有血。

红的。

“我常常想,人在怎样的情况下会选择自杀。”

“我割断血管,迷恋那种红色液体流淌的动态美。因为那是最直观的,生命流逝的姿态。”

“但我并不像那些悲哀过度、走投无路从而选择与我走上一样道路的人。我似乎、也许只是热爱死亡。”

“我也像大部分人那样,对生活报以期待。我有自己的理想,有追求,有愿意为之奉献的一切。我也想为后来奋斗,我也想报答父母,”




《寒冬》Sigi.

2.

父亲经常教育我,做人要中规中矩,像编辑文档里的“居中对齐”。

至于为何我会用此做一个毫无关联、没有根据的比喻,那就是各位仔细思考的事情了。

在这种教育下,我就长成了现在这幅不甚讨喜的模样。一种努力按照父亲的标准,却又不甘本性从而在内里暗自生长的,扭曲模样。

多数人觉得我好相处。

好相处,

“你知道吗?在认识你之前我就不是个东西了,我表面看起来和你一样。但我早就不是个东西了。腐烂的足够我那向往正气的父亲认不出。”

“我常常怀疑自己的恶臭能够冲破皮相传出去很远。”







《寒冬》Sigi.

3.

今年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没有鲜血的热度简直无法度过一个如此残酷的冬天。

可是我就快死了。

连来年春天的影子都没法看到呢。

我生于一个有雪的温暖的冬天,死在一个干冷的寒冬。没有雪,但有风啊。

“生活并不难过啊,母亲常跟我说‘人啊,生来就是受苦的,所以你看。孩子生下来就在哭啊。’。可是生活真的不难过啊。我有爱的人,也有爱我的人,压力也不是很大。想要简单的活下去并不困难。”

“可是为什么我想死呢?为什么呢?”






《寒冬》Sigi.

4.

我以为割破血管能够像我想的那样,享受死亡。

人都是丑陋的。总能在最后关头暴露本性,我以为我肮脏的能够快乐拥抱死亡。但总是我以为。

像小时候班主任揪着我的脸,恼怒的喊着:“你以为?!你总是你以为!你以为怎么了?!有用吗?没用!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我不是个东西。

可为什么这么难受,发现真实的自我比想象里更加不堪吗?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要是我?

“但我最后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了。像一个朋友所说的,无论你经历过些什么,无论你是否自诩见多识广是否尝过万千百态。到头来,你总会发现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最后一个女人死在一个比往年都温暖的冬天。但她总是愚蠢的以为那是她经历过的最寒冷的冬天。她被家人单独的留在家里,电视机开着。屋里似外头。”

“她看着昨夜祖父扔在垃圾篓里带血的纸巾,想着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自杀了。”

“很快她就死了。血液都快流干了。”

“死在一个她认为寒冷无比的冬天。”

“真是愚蠢至极。”







评论
热度(2)

© 逐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