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官与副官

存货打出来。
这只是开学前的挣扎。


#东线·长官与副官#

灯下他的唇色黯淡的像洒了一层灰。
铅笔划过纸面的声音清晰的透过他们的谈话声钻入耳朵,我听见他的声音嘶哑。
指挥官们围着那幅地图站成一圈,他左手夹着烟,烟灰洒了一些在地图上。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了,我走到一边泡了杯咖啡,一个军官凑过来。
“这是给长官的。”
我捧着杯子躲开他,面朝墙壁,等着长官和他们谈话结束。
面前的墙壁有潮湿的痕迹,水渍顺着上头阴暗的角落蔓延而下。墙面的白色石灰也脱落许多,露出里头灰色的石壁,整面墙斑驳的像他手臂下压着的那幅地图。
我想起第一天作为他的副官向他报告的时候。
早已听说他的优秀,到他面前才发现报纸上说的,照片上的,都不足他本人半分。
他仿佛看出我的紧张,眯起眼睛笑起来,像只日耳曼狐狸:
“我长的太帅,看呆了?”
第一次见面以我窘迫的红了耳朵告终。
其实他是个性格十分容易相处的人,但我仍遵从着长官与下属间的距离,对他来说似乎略为无趣。
他曾多次告诉我不用如此,比起一个时刻遵从命令立在身边像个柱子的副官,他更喜欢一个可以开玩笑不用遵序那么多规矩的朋友。
可是我怎么能和他以朋友相称,他是如此优秀,平庸的我怎么敢与他像朋友那样相互打趣。
我于是越发的无趣,他与我的话越来越少,直到像今日的除了命令再无一句可言。
肩膀被人轻敲,我回过神,侧过脸就看到他带着笑意看着我。像第一次见他时那样的笑容,眼底尚有青灰,唇色仍旧黯淡,眼里存有血丝,憔悴,依旧迷人。
“听说你给我泡了咖啡?”

评论
热度(3)

© 逐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