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官与副官

#东线·哈尔科夫·长官与副官#

“长官,x普上尉已率领第2装甲掷弹兵团3营跨过哈尔科夫河。”
我向他汇报刚刚收到的消息,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几天的激烈巷战实在让我们吃够了苦头,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
这一战虽艰苦,但胜利仍然是属于我们的。
他点点头,靠在椅背上,很疲惫的样子,眼睛半阖着像要睡着。他朝我招招手,示意我坐到旁边。
“我想睡一会儿,等会儿挡一下,别让其他人进来。”
他抬起眼睛看着我,眼底有淡淡的笑意。
我点点头,站起来就要去翻包裹为他拿棉被,他却突然拉住我的手。
我回过头用眼神询问他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他多日僵硬着的五官慢慢柔和下来。
他脸上仍留着泥沙,下巴上有一层青色的胡茬,嘴唇小幅度的嘟了起来,“我的手很疼。”
我被他的表情和那软软的、似乎像是撒娇一样的嗓音惊到,愣了片刻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后急忙的凑上去抓起他的左手将纱布解开。
早上他带着一队人袭击大楼,一个新兵莽撞的从墙侧径自冲了过去,他急忙伸手去拉那个新兵。
新兵反应很快,子弹飞来的时候就地一滚,用另一侧的炸毁的房屋掩住身形。
一颗子弹从他的手心擦过去,他缩回手后只是继续分配任务,仿佛手心的伤不存在一样。我上去打算为他包扎的时候他也只是拿了我手上的绷带匆匆的在手上缠了几圈,然后扛起枪叫我好好跟在后面然后在队友的掩护下向大楼攻去。
后来就是一天的混战,空中轰炸机、战斗机盘旋作战的声音始终萦绕耳边,我竟忘了他受了伤。
现在他的手心伤口已血肉模糊一片,不知道是不是时常的动作撕裂了伤口,虽已止血,却未曾结痂。
我抬起头看着他,心里是满满的内疚与苦涩。
他见我看着他,朝我挑了挑眉,蓝色的眼睛里又是一片戏谑之意。
“怎么,又对我犯花痴?”
昏黄的灯光下,他眨着眼睛轻轻的笑出了声。

评论
热度(2)

© 逐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