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养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盖世太保##寡妇#包养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by.陆再渊

有人告诉我,爱情不该是一个人的全部。

1.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天气很不好。云层很厚,黑压压的似乎要挨下来。
当时我站在窗边抽烟,正在为下个月的开支所烦恼。
他带着人从对面楼里出来,黑色的制服笔挺。
可能是察觉到我的注视,他将帽子戴上的瞬间抬起头朝我这边看过来。
他的眼睛很明亮,海一样的颜色,像我那死去的丈夫。
想到这点,我吐出一口烟雾勾唇朝他笑了笑,然后拉上窗帘离开窗边。
门铃响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他会直接找上门来,所以看到他的时候我有些惊讶。
他和我的丈夫并不像,他看起来和他的制服一样危险。
“您好,美丽的小姐。”他弯下腰握住我的右手轻轻的吻了吻。
他有着深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在极其愉悦的时候会变得尤其美丽。像最幽深的水底。
2.
他不常来,有时三天一次,有时也会几个星期不见人影。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也没问过我的名字。我们交谈不多。
通常都是在夕阳漫红半边天的时候,他会来敲门。这个人似乎热衷于那些虚假而繁琐的礼节,开门后总会拉起我的手,低头极为绅士的一吻。
接着就是人类间最原始的欲望了。
第一次的时候,他放下我的手,直起身朝我身后看了两眼,问我是否一个人在家。
我看着他已开始沸腾的双眼,笑着答道:“寡居。”
他走进屋子里来,窗户外惨白的光线落在他的眼睛里,他反手关了门,脱下手套解开袖口的扣子,“你刚刚在对我笑,为什么?”
我盯着他在光线下愈发挺拔的身影,死去丈夫的身影在脑海闪现,他的眼睛——他们的眼睛——
“因为你长的很英俊,我第一次见你这么好看的人。”
伸过来的手臂有力的揽住我的腰,他低下头来,我们就开始接吻。
事后他躺在我身边,手臂枕在脑袋下,金色的头发软下来搭在额头上。我半磕着眼疲倦的有些想睡,他叼着烟,空出来的手伸过来抓起一缕我的头发。
“黑色的,卷的。”他低声含糊的说了一句,我没太听清,接着他低低的笑起来。
走的时候他没忘从钱夹里抽出几张纸币,黑色的制服穿上身一副正直禁欲的模样。
“下次再见。”他笑的毫不吝啬,俯身把纸币塞在两个枕头之间的缝隙之间。
但这次他进门后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进入正题,而是端详起了桌子上的照片,“他怎么死的?”
我走上前去挽住他的胳膊,。
看着照片上笑容明亮的丈夫,想起之前丈夫仍活着的时候,总喜欢把我抱着坐在沙发上,在晨间最美的那几个小时为我读报纸。
“死在波兰,没多久吧,我就收到通知书了。”我把头靠在他的颈窝,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热度,“听说好像是车子被击中起火了。”
他把我拉到面前,捏住我的下巴,凑过来的时候问我,“那你难过吗?”
我没办法回答他,他的舌灵活的伸进来,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可是他不抽烟——我的男孩——他从来不抽烟——
在丈夫死后的一年,我遇见了这个和他有着同样双眼但却截然不同的男人。他给我钱,我和他做爱。他很英俊,不粗暴,相反礼貌的过分。
情欲深处时,他俯下身亲吻我的锁骨,我忍着战栗的快感握住他的手腕,“抬起头…求你…让我看看你……”
我听到我的声音犹如垂死之人攥住最后一根稻草。
他应我的要求抬起头,加快了动作,凑过来要亲吻我。我颤抖着摸上他的脸颊,我看到他因为极度的快感而眼光四散的深蓝色眼睛。
“亲爱的……亲爱的……”
——亲爱的,亲爱的。

评论
热度(4)

© 逐陆 | Powered by LOFTER